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:人类健康进化中,最早通过传染病来促进

       4月24日,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。

       4月26日,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。

       目前,武汉的生产生活正在复归往日的生机与活力。而被喻为“风暴之眼”的金银潭医院也在恢复“平静”,有序地为常规诊疗工作做准备。

       疫情防控期间,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是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重点医院,“铁人院长”张定宇坚持吃住在医院,全身心投入患者救治工作。尽管自己身患“渐冻症”,妻子感染新冠肺炎,但他仍坚守奋战在抗疫第一线,获得社会普遍赞誉。

 

 

       4月27日晚,张定宇做客由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文化发展中心主办,中国家庭报社、家庭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,赛诺菲巴斯德公益支持的网络直播节目《疫苗说》分享了他的心里话。

 

谈疫情:春节之前最艰难

Q:4月26日,所有武汉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正式清零,您此刻的心情如何?

A:非常喜悦,心情也很激动。通过接近四个月的努力,我们武汉终于完成了这场“战役”。虽然后续还有一些事情要做,但总体上,我们应该来说已经取得了“战役”的成功,整个工作也在逐步恢复到正常状态。

 

Q:您认为这几个月来最艰难的是什么时候?

A:最艰难的时候应该是在春节之前那段时间。病人在不停涌入,但我们本身的人力资源不足,那时候我们每个人都绷紧了弦。对于人力资源不足的状态,起初我们还并不觉得,现在回首去看,当时医生大概是5、6名,而护士也就是14、15名,需要照看30多位病人。而且早期的病人病情普遍偏重,所以回想一下,那时应该是最艰难的时候。

 

 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得知消息,解放军医疗队150人,上海医疗队136个人会到医院增援。之后,随着全国各省医疗专家医疗队员们很快进入武汉,与武汉并肩作战,最艰难的时候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

谈治疗:血浆治疗早就用于传染病

Q:您的爱人也感染上了新冠肺炎,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
A:感谢中国家庭报的关心,我的妻子恢复得比较好。她不算是重症,但比轻症的稍微重一些,会有一些气喘的感觉,所以及时治疗以后恢复得还不错。恢复以后,她也参加了恢复期血浆捐献活动。

 

Q:您曾呼吁康复患者能够捐助血浆来帮助患病中的患者们。您能否跟大家介绍一下,治愈患者的血浆是通过什么机制或原理来帮助到患病中的患者?

A:90%新冠肺炎病人会在感染后14天左右开始产生抗体,这个抗体里面有一个成分叫做综合抗体。综合抗体可以与病毒结合,让病毒失活,从而让病毒不能发挥作用,所以恢复期的病人体内会有大量的这种抗体来保护到病人。所以在目前没有太多治疗方法的情况下,用这个办法应该来说是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。

 

虽然这个方法很传统,特别是在一些传染性疾病的流行过程当中,包括以前的甲流H1N1的时候,对危重病人会有治疗作用。

 

谈疫苗:先有致病菌再有疫苗

Q:今年是第34个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主题为:及时接种疫苗,共筑健康屏障。您对这个主题是怎样理解的?
A:我觉得能够把今年全国预防接种日活动展开的话,应该是非常好的事情。因为整个预防接种在中国推行得相当不错,很多传染病的预防,特别是儿童传染病的预防都是通过预防接种来实现的。

 

虽然以前出现过由于预防接种导致的舆情,我自己理解,它不是真正的不良事件,不是由做预防接种而导致的某些疾病。比如说,有些人说我得了渐冻症,就是因为小时候打过预防针,是这个道理吗?肯定没这个道理,这种说法是很荒谬的。

 

我们要通过预防接种的宣传,让所有的老百姓,以及所有的父母都知道给儿童采用预防接种措施是对孩子本身,对整个社会都是非常有益的事情。所以,预防接种工作只能加强而不能松懈,我们也希望通过宣传日的活动,让大家知道并了解疫苗,特别是一类疫苗,我想这样会对儿童的正常生长发育起到巨大的帮助和作用。

 

Q:您能否给大家科普一下,在人类历史上,传染病到底是怎么来的?

A:整体人类的健康进化过程中,最早其实还是通过传染病来促进的。通过近一两百年来人类的努力,我们大大地消减了传染病,比如:最常见的天花,已经被我们灭绝了,从地球上消失;脊髓灰质炎,是致残极高的一个疾病;还有白喉、百日咳、破伤风等都是威胁人类健康的一些重要传染病。

 

由于这些传染病也是一个生物,无论它是病毒还是细菌,它要生存,而人类是它最好的宿主。所以你如果能通过预防的方式来处理它,消灭它,人类就得到了更好的发展。我们现在的期望寿命增加,人的生存寿命增加,都和疫苗,和消灭传染病有极大的关系。

 

Q:在和病毒的斗争当中,人类为什么每次总是在病毒的身后追赶呢?我们必须是被动的吗?
A:我理解应该是这样子,无论是细菌还是病毒,没有对人造成深伤害和影响的时候,它就是和人类共生的状态,我们不可能生活在无菌无毒的环境中。

 

我们和这些生物都是共生的,我们呼吸的空气,包括体内存在的一些菌群,它们也都是人类生长必须需要的一些生物,只有它再发生变异,在给人类造成伤害的时候,我们才需要去制作疫苗来处理它。

 

我们不可能提前知道哪个东西会对人有影响,我们已知的大量疫苗都是人类先发现哪些病毒或细菌导致疾病之后,才去研发的疫苗。

 

谈计划:积极应对散发或小规模聚集病例

Q:您在如此高强度的战斗中,您的身体能吃得消吗?
A:我的整体身体情况还可以。除了腿有些不是特别方便以外,其他的整体状况都还不错。

 

我会到现场和专家们一起查房,直接观察到病人的状况,然后我可以给出比较好的一些意见和建议,所以除了可能我现在走路速度不是特别快,但对工作来说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

整个新冠肺炎期间,我自己没被感染,然而我的妻子和副院长都感染了,虽然我跟他们接触得非常近,但我没感染。

 

Q:当抗击疫情战斗胜利的时候,您特别想做什么?

A:整个疫情到现在算是取得了一个胜利,我们整个医院要陆续恢复生产,当然,因为我们是一个传染病医院,所以会留一些病床出来收治散发的病例。我自己和其他专家都有这种判断,之后,像现在这样的大规模疫情发生,应该说可能性不大,但散发甚至小规模聚集性的病例肯定还会出现,所以我们医院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,留下相应的病区,我们初步认定可能是两个病区,一个危重症病区,一个普通病区。

 

另外,我们会开始普通病人的传染病收治工作,我们医院还要收治结核病人、艾滋病人、肝炎病人,还有一些常见的传染病病人。这些病人实际上也在等待救治,所以现在我们在做整体的准备工作。

 

最近,我们很多人已经开始在轮休,我们的同事是从1月份到现在没有任何休假,包括医疗队到来以后,我们也没有休息。在病人接近清空时,开始让我们的同事隔离检查完后,进行轮休回归家庭,开展一些正常的工作。

 

我特别想感谢我们的国家,我们能有这么一个强大的祖国,能够动员这么强大的力量来对付疫情,让我们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扑灭这场疫情。有共产党的领导和支持,我们才能战胜疫情,所以生活在这么一个国度是多么幸福。这种幸福深深地打动了我们金银潭医院的全院干部职工,深深的打动了我,我想也会感动大家,感动所有中国人民。

 

 

2020年4月29日 17:03
首页    阻击战 我行动    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:人类健康进化中,最早通过传染病来促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