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夜,一起迎接新生命

      “放心,今晚的聚餐我会替你们多吃一点儿的。”随着最后一下“啪嗒”的关门声,原本热闹的科室一下子就冷清起来,我和另一名同事相视一笑:“听说,跨年和夜班更配呢。”

 

       这个跨年夜,和平常的夜晚,并没什么两样,只是更忙碌些,因为有着更多小孩想踩着年末的尾巴,看看这个世界辞旧迎新的方式。

 

       穿梭在病房之间,偶尔听到病房电视机里跨年晚会的声音,好不热闹。临近午夜时分,马上新年了,推车送进来一个孕妇,她的手紧紧攥着被角,指尖发白,眉头紧锁,似乎在竭力忍住哀号的冲动。这种看起来很能忍的孕妇,往往也让我们更心疼,也更担心,因为她们越是忍耐,我们就越难发现生产时的异常情况,有时候宫口开全了她们还在咬牙硬撑着。趁着宫缩间歇,我帮她转移到产床上,给她吸上氧气,绑好监护设备,擦了擦她满头的汗,努力安抚着她的情绪。

 

      “你们产科的人都好温和啊”,她露出了微微的笑容说。“是吗?那一会儿让你看看我们‘暴力’的一面。”她愣了一下,眉头不自觉地上挑,样子莫名可爱。 我忍住笑和她解释,“产科的人平时都很温和,可一旦进了产房,指导孕妇用力时,嗓门一个比一个大。”

 

       确实,生产就像一场激烈的战斗,用轻柔悠扬的钢琴曲根本无法激发斗志,只有慷慨激昂的进行曲才能给予她们力量。尤其是宫缩痛得厉害的时候,不少孕妇会丧失理智,扬言不生了,不管小孩子死活了,都不是少数。对于这些不理智的人,温声细语地劝慰就好比在大象背上挠痒痒,她们根本听不进去,只有提高嗓门,盖过她们的哭喊声才能有点效果。

 

       接着,产程就进入了漫长的“炼狱”,纵使再好的性子,她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同我说笑,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鼓励,一遍又一遍地轻拍安抚她被汗水浸湿的背。

 

       女人生孩子,要等,要忍,到怀胎十月,到骨开十指,到拼尽全力的一朝分娩,到鲜血淋漓的骨肉分离,才释然,才坦然,才能在甜甜软软的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。

 

      “恭喜你啊。”我将手中的宝宝放于她腹部,快速地用毛巾擦干。我看见她舒了一口气,闭着眼睛,嘴角不自觉地扬起。

 

      “打个电话给你家属吧,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。”我边忙着手上的动作,边对她说。她闭着眼睛摸索了一下,拨通电话简短地说了一句,听筒里传来家人的欢笑声,不清楚家属跟她说了什么,但她的表情逐渐舒展,眉眼间藏着难掩的笑意。这趟人间之旅,不紧不慢,他来的刚刚好,踏着新年的钟声,迎着亿万人的欢呼。

 

       有人问,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,其实,对于一个母亲来说,孩子的存在便是意义,他呼吸着,他笑着,他跑着闹着,这一切,都让一个母亲的生命充满了意义,千金不换。

 

       而对于我们来说,每天都有生命的奇迹,每天都在见证生命的意义,今天也是。欢迎你的到来,宝贝。欢迎你给我们带来新年的喜悦。一期一会,难得一面,世当珍惜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:蒋洁

编辑:张培顺

审核:崔祎

2020年7月23日 10:13
首页    我家的健康故事    1    新年夜,一起迎接新生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