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让人“难以下咽”的厨艺

       很多人喜欢夸自己母亲厨艺如何了得,我却对自己母亲的厨艺不敢恭维,虽不至于难以下咽,但绝对称不上美味。母亲的这个短板我长大了才发现。小时候吃饱就好,追求美味就是奢望。最盼逢年过节,才能吃点肉。

 

       母亲对做饭不擅长,却很有兴趣。平日里,母亲最喜欢开创新菜谱,摘田边的耳根或掐地头的苕尖,素炒、凉拌。还有山上的地耳,采回来洗净煮汤。现在看来是时令佳肴,但那个年代却被人嗤之以鼻,那时候脑子里天天想着肉,哪有心思细品野菜。

 

       记得那时有道菜叫凉拌野鸡红,因为有个“鸡”字,让人浮想连翩,其实拈到碗里,才知道就是粉条、红萝卜和芹菜。小时候单纯,听到一个“鸡”字,就吃到嘴里仔细品咂,似乎真能品出鸡肉的香味。

 

       今天,母亲老了,她希望儿女们回家团聚,尽管腿脚不如以前利索,节假礼拜仍坚持上街买菜,再亲手做一席家宴。全家人品着母亲的手艺,都说好,母亲很满足,反复叮咛要吃饱,谁要动作迟缓,母亲干脆就帮他把菜夹到碗里。

 

       后来,子女们渐渐有了“夺权”的意思,要代替母亲做饭。可母亲捶着老寒腿说,不行,几天不见你们,不给你们做好吃的,不踏实,也不习惯。儿女们就不平静了,其实他们“夺权”,除了疼惜母亲,也有嫌弃母亲厨艺的意思。几十年不变的味道,让嘴巴越来越挑剔的儿女们失去了耐性,他们违心的赞美完全出自本能,唯有母亲一人,始终沉浸在其中。

 

       但道理我们做儿女的都明白:在那个年代里,没有特别的调料,没有精致的食材,渐渐养成了母亲就地取材、因陋就简的煮食习惯,用微薄的收入能拉扯大几个子女已然不易,至于厨艺,在母亲的奉献面前,已无足轻重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:杨力

编辑:张培顺

审核:崔祎

2020年7月23日 10:24
首页    我家的健康故事    2    母亲让人“难以下咽”的厨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