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半生拼命,下半世养生

       和同龄人比,我的上半生过得相当坎坷,祖辈都是船民,我19岁上班,从事内河航运工作,日夜在水上流动,注定了要过昼夜不分、作息毫无规律的生活,25岁后,我在岸上租房结婚、生育,第一胎出生不满三个月就不幸夭折,我的身心受到了无法弥合的伤痛。

 

       27岁时,我被调入单位办的三产,做服装厂来料加工,加班到深夜或通宵是家常便饭,有一次我为了赶一批外贸单,曾连续三天两夜不合眼,收入却少得可怜。

 

   女儿10岁时,单位分了一间14平米的平房,房顶上有个大窟窿,墙壁也是摇摇欲坠,为了省钱,我和丈夫在下班后拖着簸箕车满松江捡旧砖旧瓦,自己动手修房。

 

  为了改善生活,我自己承包服装厂,也到民企打工,都是每天至少工作十五、六小时以上,为了早日还清经营服装厂时欠下的巨额债务,我在工作之余还兼职两家小企业的财务,长期的身体透支给我带来一身的伤痛,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十多岁。

 

  满怀疲惫的苦行僧日子一直持续到40多岁后,随着丈夫、女儿相继进入收入稳定的单位,欠款、房贷都还清后,生活开始好起来了,但伤病开始袭扰我了,起初养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,但要强的性格决定了我什么事都要做到极致。

 

  我苦练跳早舞的时间不长,就很荣幸地成为舞池的中心,参加社区的瑜伽班,拍摄资料片拉近景时,摄像机基本对着我。50多岁时我还能轻易地将双脚同时放在自己的后脑勺,我劈叉的话,既能纵劈又能横劈,比多数小年轻还厉害些。我的精神面貌也彻底改变了,队友打趣我说,这十多年来,我大概是被封存了,一点不见老,看背影身材和小年轻有得一拼。

 

       现在资讯发达,我通过各种平台学习了海量的养生、保健知识,查阅了大量长寿者的饮食、生活情况,借鉴并运用于自己的家庭中。以前受条件限制被动地生活得天然,现在为了健康仍然回归到以前的天然生活状态中。我一天的菜谱中会有多种颜色的蔬菜轮流上桌,会根据降燥、解暑、清肺、祛湿等要求,分别烹饪不同的主食和菜肴,各种红肉类是严格限制的。光早餐就有至少五种谷物和豆类组成,家中黄小米、芡实、薏米、银耳、红绿小豆等更是从不间断。我煲粥的手法多样,其中一款健康养生杂粮粥的做法是:先将红豆、绿豆、芡实等浸泡2小时,再放入电饭煲煮50分钟,温一下再放入其他易熟的食料,再煲50分钟,按各人口味可加冰糖等,简便易学,左右邻居、亲朋好友都说是很难忘的味道。经常有人上门交流各种养生菜肴的制作方法,每逢此时我一定会毫无保留,为此结交了不少志趣相投的朋友。

 

  我就是松江区沪松路20弄51号501室居民封翠兰,一个公认的健康养生达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:霍振兴

编辑:张培顺

审核:崔祎

2020年7月23日 11:06
首页    我家的健康故事    3    上半生拼命,下半世养生